罗永浩的直播公司要卖了589亿元溢价28倍

罗永浩的直播公司要卖了589亿元溢价28倍

11月8日,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野望”)40.27%股权。

截至今年9月30日,成立仅半年的星空野望净资产为5192.48万元,本次收购溢价率为2819.13%。

澎湃新闻:现在一些网友质疑说,王书金这么做,是想浑水摸鱼、把事情揽下来多活几年,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澎湃新闻:此前,邯郸中院和河北高院都未认定这起命案是由你所为,你是怎么看待当时的认定?

澎湃新闻:这次开庭,你自己的供述会有新的变化么?

澎湃新闻:最高法发回重审裁定中提到,由于张某芬被害案出现了新的证据,需要重审审理和判决。这个案子你还记得清楚么?

对于即将面临的刑罚制裁,王书金说并不抱希望可以不判死刑,希望自己“早点结束早点走”,“我没什么说的,杀了人活不成”。

澎湃新闻:如果最终仍认定死刑,能平静接受么,还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公告披露,星空野望是一家基于新媒体平台从事直播电商、新媒体整合营销以及电商代运营等综合型电商服务机构。今年9月开始,星空野望已陆续与李诞、戚薇、吉克隽逸等明星艺人建立合作,共同打造头部一人资源矩阵。而在9月之前,该公司主要主播就是罗永浩。

澎湃新闻:关于你的案件量刑的问题,你现在还觉得有希望不判死刑么?

王书金:有,早点结束早点走。要说变化,原来除了干活挣钱,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我也愿意看电视的新闻联播、法治栏目,关心反腐败,还有冤假错案,律师权利等等。我看现在发展的(情况),城市和农村没啥差别了。

值得注意的是,尚纬股份原实控人李广元拟悄然离场。李广元现持有公司股份1.5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9956%。本次将其中15%股权转让给星空野望三位股东方李钧、龙泉浅秀和孔剑平,剩余12.9956%股权委托给其表姐夫盛业武。

澎湃新闻:此前你一直自称是聂树斌案背后凶案的真凶,所以备受关注,但这个一直未被法院认定,到现在你对这个案子还有什么要说的?

王书金:能。也没啥特别想做的事了。我在2011年11月的时候就说,等到执行的那一天,把我的遗体捐出去。办成了,对社会做点贡献。办不成,也没啥遗憾的了。

澎湃新闻:归案后你是怎么供述自己在张某芬案中的情况,怎么找到被害人尸骨的?

王书金:刑期改变不了,但事要说清楚。

本次交易中,星空野望与尚纬股份签署了业绩承诺协议,根据协议,星空野望2020年-2023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1.13亿元、1.5亿元、2亿元,合计不低于5.23亿元。

王书金:没有。一开始就知道,所以也不希望。

澎湃新闻:至今你还是坚持是自己干的么?

王书金:我没什么说的,杀了人活不成。有些人就是胡说八道。

王书金:我交待了,他们没认定,我也没办法。我一直承认这个案子。

对于此前两级法院未认定其是张某芬被害案真凶一事,王书金也称自己一直承认这个案子,“他们没认定,我也没办法”。此次最高法将该案发回重审,王书金觉得“又了了一个心愿,心里又少了一个负担”。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案子又被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的?

王书金:案子又重审了,又了了一个心愿,心里又少了一个负担。

(注:对话内容由王书金讲述,律师朱爱民记录转述)

王书金:我记得清楚。(律师备注:这个过程涉及个人隐私,暂不能对外。)

澎湃新闻:如今最高法又因为张某芬被害案将案件发回重审,你怎么看待最高法的这个决定?

对于在星空野望成立及运营时间未满一年,且未经审计和评估的情况下,公司即初步确定采用15亿元、12亿元较高估值,并做差异化安排的具体依据,上交所要求公司充分论证本次高溢价收购的合理性。

聂树斌案,仍是王书金的一个心结,他坚持自己就是真凶,“刑期改变不了,但事要说清楚”。

王书金:2020年11月6日。

经过这么多年,铁窗内的王书金有什么变化,如何看待重审?是否还坚持自己是聂树斌案背后凶案的真凶?11月18日,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到磁县看守所会见了王书金,澎湃新闻委托律师代问了一些问题。

所以在随后上交所的问询公告中,上交所指出,星空野望与罗永浩、戚薇、李诞、胡海泉等艺人有合作关系,其中对罗永浩存在较高的业务依赖。

王书金:我在河南就交待过,回到广平辨认现场,一次就找到了案发现场。

澎湃新闻:过去这些年,你觉得自己有没有一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