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珍妮疫情后国内民宿房源数量不降反增增至230万

李珍妮疫情后国内民宿房源数量不降反增增至230万

近日民宿短租预定平台途家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李珍妮在2020携程集团全球合作伙伴峰会时介绍了疫情后国内民宿业的现状及发展机遇。

李珍妮分析指出,受疫情影响,旅游行业正呈现出四大趋势:即从出境游转为国内游、跨省游转变为周边游、用户更加关注民宿产品的安全和品质、用户对住宿个性化和私密性的需求迸发。疫情下卫生、安全、私密、特色开始成为游客出行最关心的重点。在这样的背景下,大众出行更倾向于周边自驾游,入住更加安全舒适的乡村民宿,那些专注于风情体验、休闲吸氧、设计独特的高品质民宿正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李珍妮透露,乡村民宿的平台交易量占比也从去年的24%提升到今年的41%。

这真是字字说到人们的心坎上去了,一个“大牌”就这样制造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不就是高仿或A货吗?

好一出偷天换日啊!前面的高仿还要仔细模仿下大牌,但现在已经有人在人为制造大牌了,这真是看不起我们义乌小商品城啊。

这位女主播的直播间,场均观看人数都在20万以上,场均销售额突破了7位数,也就是百万销售额。

以成都为例,李珍妮引用《2020成都民宿指数报告》数据,截至目前,成都城市民宿的订单量在四川全省订单总量中占比超过70%,民宿房源数占全省近60%;成都疫后复苏成效显著,民宿订单量、民宿收入均恢复去年同期8成。其中,民宿数量不降反增,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4%。

下次大家看直播要注意了,连品牌名称都说得遮遮掩掩的,大概率不是正品,否则主播一定会骄傲地大声喊出它的名字。

这款“名表”不能来自内地,不然无法显示高级感,而是说成香港,毕竟在一些人眼中,香港是奢侈品购物天堂。

直播完后,这位女主播的团队会把假冒产品的购买链接、回看视频删的干干净净,这不就是毁灭证据吗?

但却翻车了,观看人数只有1.5万人,成交额惨不忍睹。

在与客服深入沟通后,那位记者得知这款手表名为“歌浪迪”。

另外这款表是原装进口的,意思是,这不是二手货,而且还有专柜,我们知道,奢侈品为了保护自己的价格体系,很多都是走线下专柜。

这位女主播只是揭示了冰山一角,直播卖假冒奢侈品的不是少数,仔细排查可以抓一大堆。

幸好这位主播没说这表是从德国、法国、意大利来的,要不然记者查证起来就麻烦了,毕竟语言不相通。

警察们都是通过录屏,才搜集到证据的。但一般人在看直播时,谁想到要录屏呢?

它的“专柜”设在义乌小商品城,言外之意,它并没有专柜。那位记者一调查发现,在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官网——义乌购上,这款表只要55元一只,老板说,批发200只还能给你优惠。

“不要998!不要668!只要88!没错就是88!”这是我们经常在电视购物上听到的魔性话语。

是时候展现主播的包装能力了!“香港歌迪,原装进口,支持专柜验货,觉得不值1千多块钱给我退回来。”霸气!霸气!

真正的奢侈品很难进直播间,直播间也就成了二手奢侈品和A货的天下了。

在直播过程中,她没明说奢侈品品牌,而是“打暗号”,比如把香奈儿说成香奶奶,把迪奥(Dior)说成雕牌。

原因是这位女主播售卖假冒奢侈品,如箱包、服饰、手表等。官方售价13万的劳力士腕表,在她的直播间,只要1290元。

此外,相对于疫情下各行业的萎靡困境,国内民宿在经过疫情洗牌后,房源数量不降反增。

而且大家进来看直播,就是图个便宜,但由于疫情,奢侈品牌关了很多门店,价格不降反升,而且它们宁愿亏钱也不愿拉低自己的价格标准。

在直播间也是一样的,这位主播直接称,“秒杀价,188都不要,直接给到128。”果真是一折。

原以为卖高仿的行为已经很不地道了,没想到还有更颠覆价值观的。

途家COO王玉琛表示,通过建立评估体系并上线民宿钻级,旨在帮助用户和民宿房东完成消费和经营的高效匹配,最终打造出既适用于房东经营指导,又能为消费者提供专业、精准、快速的民宿甄选和预订指南。

李珍妮介绍,目前途家线上的国内民宿存量已由先前的180万增加到230万。疫情之下,越来越多的民宿房东开始意识到线上渠道推广和专业运营的重要性,纷纷拓展并上线途家等线上售卖渠道,并参加平台的培训和活动为自家民宿引流,都取得了很不错的增长效果,也进一步加速了国内民宿行业的复苏。

然后再假装发挥直播带货的“全网最低价”优势,砍出跳楼价,价格直接降到几百元。因为大家觉得,在直播间理应比其他地方便宜。

奢侈品不愿摆脱自己高端大气的美好形象,走进平民化的直播间会水土不服。

当然,这些假货是售假厂商给她提供的,她一场2小时的直播,就可以为售假厂商带来近30万的销售额,其中假冒奢侈品饰品占比10%。

同时,为了加速推动疫情后民宿业的复苏,途家发布了新《民宿分级标准》。

其实真正的奢侈品真的有努力进过直播间,LV曾经打响了直播带货的第一枪,今年3月在小红书上开启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直播就是这么魔幻,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此次的带货现场直接变成了逮捕现场。

专业人士称,如果在直播间以“原单”、“尾单”、“大牌代工”等名义销售低价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断是假货了。

那位记者问主播这块表是什么牌子的。

二手奢侈品线上交易平台妃鱼、只二开通了直播间,一些主播月销售额破百万。

有人已经在自造大牌了

新标准是在2018年途家推出的首个《民宿分级标准》白皮书的基础上进行全面升级:针对途家线上售卖的所有民宿和综合信息进行整体评估,并将民宿按照二钻、三钻、四钻、五钻和金琥珀五个标准进行重新分级;早期参与标准考核的40项因素,全面升级为100多项考核,其中包含图片质量、装修水平、服务水平、民宿特色景观、民宿特色体验、本地生活特色等综合因素考核,以及客房历史成交价格、住客评价等参考性要素评估。

有媒体记者卧底进入了一个直播间,主播喊出“跳楼价”——全场一折卖表,这款表的标价是2、3千元。

二手奢侈品毕竟还称得上正品,但是A货可就直接侵犯正版的商标、外观设计等权利了。

直播屏幕前的观众看到了,可能还以为这是“作秀”呢,没想到警察直接把女主播带走了。

人们对奢侈品有什么幻想,这位主播都看透了。

现在直播的标配都是全网最低价,打的就是价格战,但这一法则到了假冒奢侈品这里,可就行不通了。

毕竟你定的太便宜了,大家都不敢买,于是,假冒奢侈品也就成了直播间最好割韭菜的地方。

她的日收入达三四万元,年收入上千万元。不得不说,直播只是暴利啊,日入斗金。

主播可以漫天定价,定价上千元,甚至上万元都成,毕竟正版的价格摆在那里。